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我心中的文明祭扫

我心中的文明祭扫

     祭扫礼俗,本是人类维系血脉亲情的纽带,更是人类的精神财富,其本质并无文明与否之分。不过从当下盛行的祭扫表现方式看,基本上还是沿袭了农耕文化背景下的传统方式,与现代都市的生活方式相去甚远,可以说是远没与时俱进,说其文明,似乎勉强。

     何谓文明祭扫?不妨看一下林林总总的祭扫表现:有人以为祭扫可以不去墓地,适时“心祭”是最绿色最低碳的,应推广之;有人认为在墓碑前献上一束鲜花寄托哀思深情,足矣;有人需要小烧小供,方能释怀;有人则要大烧大供才肯罢休;还有的索性搬来纸折别墅、豪车等大烧特烧,以示孝道等。凡此种种,不外乎两种类型:一种是以冥想、以鲜花等非焚烧方式之祭扫;另一种则是“以烧为祭”式的祭扫。

     由此可以看出:“非焚烧方式之祭扫”比之“以烧为祭”更要适合现代都市的生活方式,也充分体现了与时俱进,说这种祭扫方式为文明祭扫方式应该不会有疑义。但是,在目前的社会条件下,持有这种观点,并愿意身体力行去做的人,实在是小众之众,根本不足以对传统的“以烧为祭”风俗形成制衡作用。再说了,“以烧为祭”是中国几千年农耕文化的产物,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所以,在倡导文明祭扫的同时,这样的现状还必须去正视。为此,建议暂且不要把“以烧为祭”现象一概说成是不文明而加以摒弃,而是保持一种“欲改之,先容之”的气度,允许“以烧为祭”风俗移易有一个合理的缓冲。当然,这种“容”绝不是无原则的“纵容”,而是设底线的“包容”。

     假设把设底线包容的“以烧为祭”,称之为“准文明祭扫”。那么这种“准文明祭扫”起码要符合以下三个特征:
     一是祭扫行为要守法。要遵守《上海市公墓管理办法》的规定,禁止在公墓内燃烧锡箔、冥币、纸钱等迷信用品和燃放烟花爆竹。
     二是祭扫行为不扰邻。不应在墓区肆无忌惮的大烧特烧,烧焦了左邻右舍的绿化、烧裂了前排墓穴的墓碑,然后一走了之。这种行为是极不文明的。
     三是祭扫行为要虔诚。祭扫行为触动的纯粹是感恩感怀之情,来不得半点虚伪,不应该参杂别的杂念。

     其实,祭扫虔诚了,用什么方式祭扫,祭扫时要不要焚烧已经不重要了!

【本文章节选自《殡葬文化研究》总第83期,作者:陈荣华】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