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殡葬人也有梦想

上海墓地:殡葬人也有梦想

   上海墓地按:选择了殡葬业,就成了殡葬人。

   从部队转业到殡仪馆工作已经是第4个年头了。在这段时光里,我委屈过、哭过、笑过,但更多的是感动。

   2012年7月的一天,我第一次被安排到车间学习火化业务。初次上岗,我的师傅老李,一个从事火化工作40余年的老师傅,指着眼前的火化机说:“小邢,看!这就是通往天堂的路口。咱们每天都会在这儿送无数的逝者上路。”那一刻,我肃然起敬。

   那天,火化量较大。车间内近50摄氏度,我们不停地操控机器、抬遗体、取骨灰、清扫炉炕,挥汗如雨。就在我刚把一个炉床清扫完毕准备为下一位逝者送葬时。一位穿着阔气的青年男子推门而入,他扯着嗓门喊:“来,先给我爸火化,我们要赶时间下葬。”说着,他就招呼人去抬遗体。我一下子慌了神。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师傅走上前来,对那位男子说:“对不起,请按顺序等候。”男子立刻发起火来,用手指着李师傅说:“你一个烧死人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爸生前是XXX董事长,我们先火化。”李师傅语气和缓地说:“逝者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请尊重逝者。”

   晚上聊天时,我问李师傅:“是什么让您在火化岗位上坚持了40多年?”他说:“我刚干火化工那会儿才17岁,是这份职业的神圣让我如此执着。干我们这一行,不要管别人怎么看。”

   2013年1月24日上午10时,我们主持了一场特殊的告别仪式。逝者叫孟广会,莱芜市公安局高速交警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他是在处理一起交通事故时遇车祸牺牲的,被追授为烈士和优秀共产党员。告别会那天,逝者的一位战友满含热泪跟我说:“广会走得太突然了。他是一个好警察,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为了纪念他,我们连夜写了这份生平,请您在告别仪式上帮我们读一下吧。”那份生平近2000字,3页纸,我是近乎哽咽着读完的。会后,我的同事对我说,你把你自己读哭了,也把在场的所有人都读哭了。我想,那时的哭泣不仅仅是对英雄事迹的感动,更是对生命的敬畏,是向生命致敬。

   2014年春天,我参与了一次特殊遗体整容。逝者是一位中年妇女,由于遭遇了车祸,头颅严重变形。我永远忘不了逝者亲属撕心裂肺的痛哭。逝者的女儿,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直跪在妈妈的遗体前不停地哭,一遍又一遍地说:“妈妈,您怎么连句话都不跟我说一下就走了呢,您这一走,我到哪儿去找我的好妈妈啊?”那一刻,所有人的眼中都满含热泪。

   我们的师傅老孟,为了让逝者恢复容颜,向家属要来了逝者生前的照片。我们对着照片,清洗、填充、缝合、上妆,一遍又一遍地修补。这位素不相识的逝者,仿佛变成了我们的亲人。那次整容,我们整整用了3个小时。当小姑娘看到妈妈整理好的容颜后,她止住了哭声,然后扑通一下跪在我们的面前,连声说:“谢谢叔叔!”在扶起女孩的瞬间,我想起了电影《入殓师》里的一句经典台词,“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她永恒的美丽。”

   在我的记忆中,类似的场景和画面太多了。就像一位同行说的那样,我们是人生最后旅程的谢幕师,要用真诚的服务让逝者安息,让生者坚强。这就是我们的殡葬梦,它永远铭刻在我们殡葬人的心中。 【作者:邢应波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