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殡葬问题的关键还是体制上的问题

上海墓地:殡葬问题的关键还是体制上的问题

上海墓地按:2018年,民政部印发《全国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方案》(民发〔2018〕77号)(以下简称《方案),从六月下旬开始到九月底,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这次整治工作将会如何开展,涉及哪些重点领域,又该如何建立长效机制,打破殡葬行业的乱象?《方案》给出了答案。

方案提出,通过开展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合力整治违规乱建公墓、违规销售超标准墓穴、天价墓、活人墓、炒买炒卖墓穴或骨灰格位等问题。强化殡葬服务、中介服务和丧葬用品市场监管,遏制公墓企业暴利行为,整肃殡葬服务市场秩序。

中国殡葬协会顾问王宏阶表示,《方案》重点涉及了公墓建设运营中的违法违规行为。“从目前全国墓地角度来说,一个是土地和价格大墓占用土地违规用地问题,这个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还有一个是价格问题,墓地价格偏高,社会反映比较大。《方案》从整治角度来说还是针对性比较强的,抓的比较准的”。《方案》明确,整治殡葬服务、中介服务及丧葬用品销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包括提供殡葬服务、中介服务及销售丧葬用品,不按规定明码标价,强制服务收费,只服务不收费行为、违规经营欺行霸市行为等。全国所有殡仪馆、殡仪服务站、公墓、农村公益性墓地、医疗机构太平间、宗教活动场所、骨灰存放设施均纳入此次专项整治范围。王宏阶还提到,中介服务一直是殡葬管理的弱项表示:中介从管理这个角度来说,它处于一种边缘状态了。但是客观上中介在整个殡葬上他还是非常活跃的。由于缺乏管控,相对来说问题也比较多。比如,现在太平间高价做订单的问题,《方案》已经明确了这些问题都是需要整治的。第二是社会车辆接运遗体的问题。第三,对于殡葬的定义,社会中介的殡葬服务的缺乏规范的问题。比如收费等等。

综上所述,在殡葬领域,一个是墓地,一个是殡葬中介服务市场,成了民众反映问题最多的领域也是此次整治的重点。殡葬行业的乱象整治难、整改难,长期维持效果难。那么,这次方案又有怎样的长效机制来建立行业规范呢?《方案》给出了答案。各地要围绕专项整治中发现的问题突出重点,标本兼治,持续抓好整改,深化工作,制定完善相关的相关的政策措施。市、县级民政要定期或者不定期对殡葬领域违法违规行为进行通报。并探索建立殡葬领域不良企业或者单位的黑名单制度,建立健全规范管理的长效机制。《方案》还要求要大力宣传殡葬改革先进典型,曝光一批违法违规典型。用典型案例,教育警示干部群众,要引导树立厚养薄葬、节地生态、移风易俗的殡葬新风尚。

第一是我们的用地的规范问题。殡葬要规范用地,这是在《方案》里面涉及到的经营性和公益性公墓当中,对土地问题提的是非常非常严厉。第二是规范殡葬的市场秩序问题。秩序问题集中体现在就是殡仪一条龙经营性公司。第三是要规范殡葬的价格问题,到底哪一类是比政府定价的,哪一类属于市场定价的,价格管理部门到底应该怎么来管,这就需要规范。还有一个需要规范的是要规范殡葬经营服务单位的运营。公墓有以下几类,有经营性公墓、有公益性公墓,公益性公墓还包括城乡公益性公墓和农村公益性公墓,它都不一样。殡这一块有殡仪馆、有殡仪服务站,还有那么多殡葬的中介和代理公司,及社会上的殡仪公司。那么还有众多的数也数不清的殡葬用品生产经营单位,这些市场主体都需要规范。

每年清明前后,我们对于殡葬的关注度会比较高。一部分人正在纠结房价的时候,突然发现墓地价格的涨幅已经超过住宅了。2008年到2012年期间,北京市的墓地价格年均涨幅是在25%以上,很多墓地的价格都如同坐上了筋斗云。尽管墓地价格高起,但是相较于住宅七十年的产权,墓地的租期往往只有二十年,租约到期之后还要继续续费。1997出台的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里面就明确提出: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新建殡葬设施;禁止建立或恢复宗族墓地,禁止在耕地、林地、城市公园、风景名胜和文物保护区内建造坟墓。而根据相关的法律,非法占用并损坏林地数量达到十亩以上就要承担刑事责任。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个天价墓地目前价格涨幅让人折舌。网络上还有一个说法叫“死不起”。这究竟谁在幕后扮演着天价公墓和活人墓的推手?我们老说房地产是暴利,但其实比房地产更暴利的是卖墓地的。卖墓地的它的暴利的程度到什么程度呢?应该说是“暴利中的战斗机”。它们的暴利的成分应该说毛利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就它的土地的成本,硬件的成本只占它的总体的售价的大概也就不到百分之十。一般的房地产加上建安成本、销售成本你怎么的也百分之五十吧。而且就是殡葬这个行业有一个怪圈一直没有走出来,包括行业里面也有很多一直呼吁,就说能够让殡葬行业进行一个法制化的管理,通过立法的方式进行管理。我们要认识到一个这样一个现实,就在殡葬这个行业里面,它的核心的、关键的经营主体到底是谁呢?其实并不完全是市场的力量,而是一个特殊的机构,就是我们的民政部门。民政部门它既是经营的主体,同时它又是管理的主体。这个矛盾怎么去面对?它既是裁判员,同时又可以上场踢球。

所以说你指望它去改变什么吗?是不可能的。

我们呼吁了很多年,比如说天价骨灰盒的问题、天价墓地的问题、天价殡葬费用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长期的存在的。板子有时候也会打在民政部门的身上,但是他们没有主动改变自己这样一种意愿,因为没有这种强制力,没有这种作用力。所以说我觉得殡葬行业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小修小补式的改革,不仅仅是让我们的墓地土地要透明、规范化、市场化,不仅仅是这些,而是要进行结构性的改变。所以结构性的改变就有点类似于所有改革一样,管、办要分离

不能说占到百分之八十市场的份额经营的主体、管理的主体都是民政部门,这个长期来看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说一定要进行顶层的设计。如果说没有这样一个顶层设计、顶层规划,在顶层设计层面进行一个破局的话,我们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一个长期不可能得到解决的一个问题。

目前确实也存在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说墓地,它的土地的获取是非常非常不规范的,甚至不透明的。这些问题都不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核心的问题还是我们殡葬行业面临这样一种体制上的这样一种困局。如果体制和机制的问题不解决,我们现在谈论的和面对的、质疑的、诟病的一系列的问题都不会有一个圆满的结论!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点,我们也经常会说我们要在殡葬方面,尤其是在民众这一侧,应该多多宣传鼓励一些新的殡葬方式,比如海葬、树葬、壁葬等。但是中国人有一个习惯叫做“入土为安”,就是这个“入土为安”的想法,也形成了一些陋习和歪风。比如说像豪华墓,这种墓地的出现是我们这种传统思想的一个助推。那么类似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去制止,相关部门是不是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监管的职责?怎么能够根除呢?

殡葬领域当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人们忌讳谈死。由于人们忌讳谈死,必然会带来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殡葬这个领域当中的从业者,他们是带着某些忌讳的,于是在这个忌讳当中他就去妖魔化一些东西。所以,有人会喜欢大一点的墓,有人会对墓地有选择,有人会怎么怎么样。这些其实是封建领域当中,是由于这个领域当中人们的一些传统的忌讳所带来的。

其次,由于殡葬行业是一个很多人忌讳、是一个不充分的竞争、是一个非市场化的、一个专卖专营的市场的行业。就是由于是这样的一个非市场化的行为必然带来的行业暴利。还有一点,那就是人们对于殡葬的一个观念问题。比如说更省钱的一些环保葬,如树葬、海葬等,但人们传统观念当中它难去接收的。同时还有一点,在殡葬的这个领域当中,人们很少去想生死的时候,一旦碰到,那就只能被动地接受价格,只能被动地接受某些非市场的行为的一个调整。这里面有着一些相应情感的、仓促的各个方面,最后被动地接受这样的一个高价。

所以殡葬暴利的背后,就是存在着我们是否有正确的生死观、是否有着一个正确的疏导和管理。

虽然殡葬是一个专项小众领域,但是由于人们存在着传统丧葬的观念,在他们严重一些事情都会被妖魔化,比如说多少个小时,比如说什么样的风水,很多人在家里面接触生死之前都不会去关注,而接触这一刹那可能会由于某些从业者带着某种引导性然后给他灌输了一些概念,让人感觉的就是第一次接触生死,原来生死尤其死这个字这么可怕,我们也应该和大家一样,在死上要花很多钱,甚至有的时候你不付这笔钱就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你不付这笔钱就是你对于亲情的不看重。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话题的背后,他裹挟的是一些非理性的东西、非市场化的东西,以及在一些专门领域当中某些的妖魔化。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任人宰割。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