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天价殡葬服务,果真治不了吗?

上海墓地:天价殡葬服务,果真治不了吗?

前段时间“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太平间停尸三天要收费3.8万”的报道持续引起社会热议。

记者实地探访,工作人员说,这几天很多高价业务已经停了。媒体曝光-监管介入-涉事公司收敛-过一阵又死灰复燃——这样的治理怪圈是不是似曾相识。屡禁不绝的天价殡葬费治理,何时才能不依靠媒体的监督? 

治理殡葬乱象,走出媒体监管“怪圈”

媒体曝光,乱收费暂时停滞。看似是好事,但有两个问题需要反思:为什么这些殡葬高价业务在媒体报道后才停滞?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出现类似的新闻?

年年岁岁都相似,但岁岁年年总不绝。我们必须明确一个清晰的概念,“天价殡葬费”是一个老问题。这个问题不是靠媒体监督就能解决的。需要从制度和监管上对各利益相关方进行更明确的责任划分。 

加强部门监管,亟需斩断牟利“黑手”

经营性殡葬服务的公司之所以敢于漫天要价。新华社半月谈的一篇文章《殡葬服务业不能成为监管盲区》总结了两个原因:一是没有竞争机制,就此一家别无分店;其次,殡葬服务的价格监管属于“灰色地带”,运营公司有恃无恐。

殡葬服务流程主要涉及三种监管:医院太平间的监管、经营性殡葬服务公司的监管、医院对殡葬服务公司的监管。

对于殡葬服务,虽然有法规和各级部门的相关文件,但对于医院太平间,由于不是民政部门直接管理,无法实现全程监管。

涉事企业在注册登记时明确标注了殡葬礼仪服务、遗体搬运存放服务、殡仪馆管理服务、墓地安葬服务、零售殡葬用品等服务。但在操作过程中,除了政府定价项目,其余的延伸服务民政部门无法监管。

此外,医院虽然收取了相关的管理和场地使用费,却无法对涉案公司的操作过程进行监管,形成了监管的“灰色地带”。

对此,有专家建议,为避免医院太平间成为监管“盲区”,此类在工商登记中从事殡葬相关业务的公司应同时向民政部门备案,市场监管部门和民政部门应共同加强监管,理顺管理体制,避免权责不清。

医院作为场地提供者和民生服务的“端口”,也需要加强监管职责。 

明确延伸服务,坚决堵住政策“漏洞”

其实,对于殡葬费来说,老百姓要求的不多,只要别利用家属的悲伤情绪,巧立名目借机忽悠就行。5990元的沐浴SPA、上万元一套的寿衣,还有垫背钱、压灵花、谢诲礼、开光服务……名目繁多。 这些只有你想不到的业务,应该由相关部门一一核查评估,认为确实不合理的收费项目,应坚决取消;需要存在的服务项目,则需合理规范收费范围。 2018年修订的《殡葬管理条例》,明确要求殡葬服务机构不得巧立名目,不得误导、捆绑、强迫消费。 2018年北京市民政局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殡葬服务收费和管理工作的通知》(京民社管发〔2018〕327号),也明确提出殡葬服务价格实行全市统一政策、分级管理,并根据服务项目的重要程度和竞争条件,实行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 政策的层层规制,为何天价殡葬费仍屡禁不绝?业内人士表示,按照北京市民政局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殡葬服务收费和管理工作的通知》,北京市殡葬服务分为殡葬基本服务和延伸性服务。 遗体整容、遗体防腐等5类服务收费由民政部门单独定价,一些医院太平间便在延伸性服务项目上“做文章”,高价殡葬服务费也就此产生。 症结其实非常清晰,只要把“延伸服务”管理好,殡葬乱收费的症结就治理好了一大半。 将这部分“延伸服务”逐步明确类别,细化规定,进行政府指导定价。同时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引入更多市场参与者,让家属有更多的选择和议价权,用竞争和服务倒逼殡葬行业风清气正。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