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新视界】殡葬叙事与人文关怀

上海墓地:【新视界】殡葬叙事与人文关怀

殡葬叙事表现了人们对待死亡的一种坦然态度和对生命本身的敬畏。

殡葬叙事可以有多种形式,但从本质上讲,在中国传统殡葬文化中,向来都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注重人伦关系,看重亲情。

提及殡葬叙事,其实道理也不难理解,就是依托殡葬的特定场景“再现”生与死的故事,通过“事件”的讲述或展现,表达对逝者的一种思念和敬畏之情。抛开习惯性忌讳不谈,生与死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最重大之事,直面生死的勇气就是人生的动力。有了人生,就离不开人文关怀。殡葬叙事作为一种礼仪方式,既是生者对逝者的一种告别和悼念,是生者对生死的一种生命感悟,也是对人情世故的一种反观。

一、殡葬叙事与生命思考

殡葬叙事开启生死的思考。生命是大自然最美好的创造,同时也是大自然的生命“过客”。人是自然存在物,任何人都不可能长生不老,有生必有死,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无人能够幸免。在正常情况下,人人都不愿意面对死亡,死亡意味生物性生命的结束,一切都归于一种“虚无”。所以,当人们面对死亡时,就会产生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恐惧。正如18世纪法国哲学家卢梭所说,“谁要是自称面对死亡无所畏惧,他便是撒谎。人皆怕死,这是有感觉生物的重要规律,没有这个规律,整个人类很快就会毁灭。”在死亡面前,任何长生不老的努力都显得那么苍白。于是,人们开始反向思考,以一种更坦然的心态去面对死亡。比如,在远古时代,人类虽然对死亡也十分恐惧,但他们还是常常会非常庄严地为死亡举行一些仪式,因为在他们心目中,死亡是人生命新的开始由此,人就获得了一种永恒。

当然,死亡不是生命经历中的事实性存在,我们也不会活着体验死亡,而是体验走向死亡的过程。也正因为如此,人的生命本身则呈现为一种生死叙事,殡葬叙事只不过是生死叙事的表达方式而己。珍惜生之美好,面对死之必然,人们开始祈祷,这就是殡葬叙事的萌芽。这种对死亡的殡葬叙事方式延续至今,殡葬叙事虽然内容日益丰富、形式更加多样,但殡葬叙事的主题仍没有发生必变,即生命需要叙说,死亡也需要叙述,叙事正是生死的呈现方式。

殡葬叙事具有深厚的人文关怀。有人说,人是一种很自恋的动物,但这也意味着人是一种很自尊的动物。人不仅仅是动物,而且是一种高级的社会动物。的以,人懂得用“属人”的社会方式建构自己的世界。殡葬礼仪就是最充分的表现。当人看到生命的逝去,他就会由“他”及“己”,在心底萌生出一种怜悯之情。“记住你即将死去”,这句话是古希腊特拉普修道院的一句问候语,它向人传达这样一种信息:每个人都必然会死去。这也是对生命眷恋的一种感慨。

既然生之偶然、死之必然,我们为何又不能用对有限的爱去取代对死亡的恐惧。所以,人面对死亡时就开始“倾诉”,如古代的各种葬礼,复杂的程序“记述”着生者对死者的寄托。比如“仪礼》中记载的,”始死复“(招魂)、楔齿”(把死者的口张开,以便含饭)、缀足“(将两腿束紧)等等,还有祭从肉、服丧、吊丧等等。这些仪式和行为充分体现着生者对逝者的深厚情感,包念着对自身的一种生命情感叙事,表达了慎终追远、视死如生、祈求荫庇子孙,给生者带来好运等情感诉求。殡葬叙事可以有多种形式,但从本质上讲,在中国传统殡葬文化中,向来都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注重人伦关系,看重亲情。逝者已去,人情仍在,睹物思人,人们很需要情感的诉说以释放哀伤之情。由此,殡葬叙事也就成为生者表达哀思的自然之举。

殡葬叙事是一种生命文化的构建。在古代,人们为了更好的生活,总是不断思考着生与死。人们不再被动接受命运的”宣判“,而是主动地接受生死,积极地创造一种生命文化,比如殡葬叙事就是最直接的体现。在人类早期,当人们没有办法将生与死解释清楚并说服自己时,人们创造了鬼神,想当然地认为,人只要通过与鬼神的”沟通“,就能趋利避害,受到神灵的庇佑。所以,他们开始通过”诉说式“的祷告,创造各种殡葬仪式来实现自己对生命的美好期待。所以,我们追究古代殡葬叙事行为本身,背后所蕴含着的正是人们对自身有限性的认知与反观。而他们所创造出的鬼神只不过是人自身的一种生命投射,借助所谓的鬼神讲述人自身的故事,表达自身对生命的忧虑和期冀。

殡葬叙事具有现实指向。殡葬叙事并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描述或讲故事,而是一种非常现实的文化呈现,植根于人民群众实实在在的生活。在殡葬场境下,我们更多地强调”做“而忽略”说“。当然,用行动也能有效地表达对逝亲的一种孝道,充分体现对逝者的尊重和哀思。但是,追念逝者,找寻记忆,倾心诉说,更能释放对逝亲的哀思之情。殡葬叙事可以通过多种层面展现出来,如通过”实物性叙事“,即以感性的器物为载体,讲述与逝者相关的故事,以抒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还可以以逝者经历的事情为载体,进行回忆叙述,等等。从目前来看,殡葬叙事仍是一种最直接、最感性的对逝者表达感情的方式。因为在殡葬那种特定的环境下,逝者家属一般都比较感性,比较渴望倾诉和释放情感,而在当时的境况下最合适的一种方式也正是叙事表达。 

二、殡葬叙事的实现途径

对于殡葬叙事的实现,殡葬工作者应该注意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设定多元的叙事主体。殡葬叙事主体最主要的是逝者家属,换言之,让逝者家属成为殡葬现场的主要讲述者。让逝者家属以回忆的方式把逝者经历的往事讲述出来,这种讲述实际上就是一种自我劝慰。采用这种方式,可以让逝者家属所压抑的悲思情绪得以充分的释放,让他们对逝者的思念得以充分地表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对逝者家属进行“心灵疗护”,减轻他们在身体和心灵层面上的痛苦。另外,殡葬礼仪现场的工作人员也可以成为辅助讲述者,把逝者家属不能讲、不愿讲的逝者的情况,在合适的情况下进行讲述,让逝者家属成为倾听者,这种倾听同样可以缓解逝者家属的负面情绪,起到安抚的作用。

其次,营造舒适的叙述场景。殡葬叙事场景的营造,实质上就是一种叙事空间的构建。殡葬工作意味着两个空间的碰撞,即“生”的空间和“死”的空间。这两个空间可以交集,但永远无法重合。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生”的空间里构想可能意义上的“死”的空间,正是在这里,殡葬礼仪和殡葬叙事要展现和表达一种对美好的期冀和向往。另外,殡葬叙事实际上也是一个在特定空间中的交流过程,虽然这只是一种自我交流,但这种叙事在客观上却可以起到一种情感辐射和感染作用。所以,叙事空间的搭建和情境的营造显得尤其重要。我们应该根据逝者的基本情况进行必要的氛围营造,凸显出一种严静谧和舒适的氛围。在这种氛围下,逝者家属才会有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他们对逝亲的讲述才真正成为一种心理纾解。所以,在布置叙事场景时,殡葬工作人员一定要注意逝者的身份特征,从而在形式构造、色彩搭配等元素上下功夫。

再次,设置恰当的殡葬叙事内容。殡葬工作人员应该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特别是做好对逝者家属的合适引导。一个最基本的工作就是要与逝者家属做好事先沟通,确定好殡葬现的叙事话题。当然,这只是设定一个目标的划定一个范围 ,让逝者家属在这种叙事场景下,既能充分地表达感情又能符合自己的意愿,争取做到“散而不乱”“哀而不伤”的效果。

第四,运用多样的叙事形式。特别是应当充分地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在叙事方式上,一般看来,怀念逝亲更多地还是采用诉说,用灵动的话语来表达,通过说话来叙述相关的逝亲故事,以抒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但这不是唯一的方式。还可以采用无声的语言,借助逝亲的遗物,在殡葬所设定的空间中,有意识的呈现出一种思念的叙事场景,从而产生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叙事效果。另外,我们还可以尽力突破现有条件空间的局限,利用先进的科技手段设定适合逝者家属特点的表达方式。比如,对叙述现场进行录制,把他们叙事的过程保存为一种永恒的回忆,也可以利用多媒体技术,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将逝者家属叙事整理成电子“叙事档案”。这是一种寄托哀思的方式,也是一种文脉的传承。

总之,殡葬叙事是表现了人们对待死亡的一种坦然态度和对生命本身的敬畏和人文关怀。人们开怡懂得“人必有一死的确定性,没有必要躲闪和恐惧,而是应接受”人必有一死“的必然性,把这种必然性植根于人们的意识之中,融进平常的生活。当死亡真的来临之时,我们都应勇于面对和接纳。深刻体会存在于”生“并面向”死“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生死叙事,而殡葬叙事正是在特定的场境中,通过特定方式对生死叙事的模拟化”呈现“。




【 字号:

返回